2012.01.04 ()  [Sophie 5Y4M] 

  

又到了每半年一次帶 Sophie 到眼科追蹤複檢的時間了。 

 

當時 Sophie 的幼稚園裡有位孩子的母親是眼科醫生,非常熱心的到園裡替每個孩子檢查眼睛,而那時念小班的 Sophie 被診斷出有高度散光,我依著建議帶她到醫院再進行確認,果然小小的 Sophie 的確雙眼都是高度散光,度數大約都是 200 度左右。醫生告訴我,大部分年幼就高度散光的孩子都是先天性的,由於 Sophie 的度數還好,只要從事「進、近」的工作時,再配戴眼睛就好。

於是從那時候起,我們每半年就回醫院追蹤一次,由於一個星期中只有周末的兩天才會讓孩子看一片宮崎駿或是迪士尼卡通影集,Sophie 也在我們的提醒下,注意看電視的姿勢和時間,放假的日子也盡量到戶外走走,多看看綠色的風景,因此一年多來,Sophie 沒有近視的傾向,散光度數也沒有惡化。

 

只是這每次追蹤檢查眼睛,因為檢查項目眾多,流程繁瑣,常常都會耗掉一整個上午的時間,所幸 Sophie 越大越懂事,測量視力時會很有耐心地比出遠方牆上的 C 字缺口,點散瞳劑時也不再像初時因害怕而緊密眼皮,折騰得人仰馬翻了。

 

我預約看眼科的當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既然要請一個早上的假帶 Sophie 檢查眼睛,那麼下午的時間,能不能就不要把她送回幼稚園,帶她去約會呢?」我迅速翻查了一下行事曆,在腦中快速的評估工作,我非常確定,那天我要請一天的假,不要像之前一樣總是為了工作,在做完一個早上的眼科檢查後,就匆匆帶她回幼稚園再趕回辦公室上班。

 

那麼,下午要做甚麼活動呢?

 

我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的網頁上發現了關於《艾未未。缺席》的親子導覽。

艾未未,這位被英國藝術觀察雜誌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他也關切在中國發生的許多案子,成為中國政府眼中的滋事份子。艾未未在去年四月的時候準備離開中國赴台籌備這場在他在亞洲國家最大規模的作品展覽時,卻在機場被警察走,扣了很多的罪由,一直到現在還未被釋放,雖然世界各種組織的聲援源源不絕,但這場在台灣的展覽,他仍然缺席了。

  

「缺席」這兩個字的背後,有太多沉重悲傷的故事,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和年幼的Sophie 說明,但我決定,要帶她去看看這位偉大藝術家的作品,於是提早預約了這個只有在平日(星期二到星期五)才會有的親子導覽。

 

這天恰好寒流來襲,下著毛毛細雨的台北氣溫不到攝氏十度,我牽著 Sophie 的小手步出圓山捷運站,沿著酒泉街,緩緩朝市立美術館走去。她的小手暖呼呼的,腳步輕盈,小臉上填滿了燦爛笑容,一點都不畏迎面而來的冷雨寒風。Sophie 告訴我,她好喜歡和我約會,她覺得好開心,我低頭看著她,相視而笑。

 

一進北美館裡,十二座大型的青銅雕塑氣勢恢弘的以半圓形排列,迎接每一位訪客,從鼠到豬,一共是十二生肖,是這次展覽中唯一開放拍照的作品。Sophie在《十二生肖》前仔細觀察辨識,小小的她更顯得這銅雕的巨大。

 

 

我們和另一個參加親子導覽的家庭,隨著導覽員,在這些龐大的銅雕作品環繞下,席地而坐。由於參與的三個孩子年紀尚幼,導覽員用輕淺生動的方式,為我們介紹艾未未的作品。

 

原來,這《十二生肖》的青銅獸首的創作靈感,來自圓明園的十二獸首。在中國清朝的圓明園裡的噴水池,環繞著十二生肖獸首,依時辰輪流自獸口噴水至池裡,並在正午十二時同時噴水。然而在鴉片戰爭期間,英法聯軍燒毀了圓明園,並且搶奪了獸首和園裡的文物。其中幾個獸首被輾轉拍賣,如今被陳列在博物館裡保存著,但至今,龍首、狗首、蛇首、羊首、雞首等五尊銅像仍下落不明。

 

Sophie 聽到園明園裡的十二尊生肖銅像被入侵的敵人砍下頭部掠奪走時,受了很大的震撼,然後和導覽員有了以下的對話:

「小朋友,如果你心愛的東西被搶走了,你會怎麼辦?

「我會很傷心。」Sophie 毫不猶豫地馬上回答:「但是我會想辦法再做一個,做一個新的!

導覽員眼睛一亮,驚喜的看著 Sophie 說:「艾未未就是這樣想的! 既然十二獸首被搶走了,所以他來做一個新的,比原來更大、更好的!

經過她的解說,我才明瞭眼前的十二生肖銅像,每個重達五百公斤,比圓明園的獸首大了好幾倍,而且,做工更細緻,更具藝術價值;我也因此了解,為何艾未未的這十二生肖銅像皆是張著嘴,因為,原本圓明園裡的十二獸首,是圍繞在噴水池旁,按著時辰噴著水的哪!

 

接著,在導覽員的帶領下,我們進入展館裡,在艾未未的攝影以及雕塑、陶瓷、大理石和古木器作品前駐足,聽他的故事,也感受他想要說的故事。孩子們隨了導覽員,在《Through》這個用清朝廟宇的鐵力木桌子以及樑柱相互接準的大型展品間穿越,守規矩的只用眼睛觀察而不動手,然後席地而坐,觀查這眼前龐大的、亂中有序的創作。

 

孩子們也在《失手》這三幅連續攝影作品前,討論艾未未原本手中的陶器摔在地上究竟是不小心的,還是故意的。Sophie 靜靜的看著《兩條腿在牆上的桌子》這個經改造後有了新的面貌的清朝木桌,然後在欣賞由清朝板凳堆疊而成的《葡萄》作品前,分享她覺得這像一隻刺蝟的想法。

 

我在一旁拿著小筆記本認真地將聽到的介紹內容摘下來,也看著 Sophie 這小小的人兒和導覽員在每個作品前一問一答的熱切互動,心裡溢了滿滿的收穫。Sophie 已經長大了,和她可以一起從事的活動更多、也可以更深入了,而且我發現,我好喜歡和她一起學習。

 

以前,我總是羨慕全職媽媽,可以隨心所欲地帶著孩子自由的玩透透,可以在平日大家都在上班的時間,帶孩子悠哉的參觀一到假日就會擁擠不堪的展覽,但這一次請假帶 Sophie 看展的經驗,讓我知道其實我也可以兼顧工作和帶孩子參展,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一種心滿意足的感受。

 

離去前,我讓 Sophie 在我的 2012 年誌小本子裡蓋了美術館的紀念章,看著她笑顏燦爛的小臉,我告訴自己這個隨身日誌小本,將會填滿今年和孩子們的活動紀錄,也讓她們在相對應的日期上,收集紀念章戳、或是隨手畫畫參觀或旅遊時想記錄下來的東西。那將會是可以讓她們長大後發掘驚喜的好東西。

 

 

    Lilian 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