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1

 

這天早上八點半不到,我陪著老闆到另一家公司會商。坐在貴賓室裡,我端詳發亮的木頭地板上,映著的我老闆的影子。不得不深深佩服我眼前的這位女強人,她昨晚才從國外出差回國,然後和大老闆通電報告到半夜十二點,一早又風塵僕僕的趕到這裡商談另一個業務。她聰慧的笑容,掩不住眼神的疲憊,但她仍然如此敬業,在等待對方老闆進門前,與對方一級主管們談笑風生,也一如往常,低聲問問我家裡的兩個孩子,最近乖不乖。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是在家監工木地板施作的先生打來的。
「怎麼了?」我猜想應該是鋪設木地板的事。

Nita 從椅子上摔下來,可能摔到後腦勺,在吐,狀況不是很好,爸爸叫我趕快過去接她,要送醫院!我第一次聽到他這樣驚慌失措,但是我來不及問,他便匆匆掛上電話。老闆見我神色慌張,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才講完,對方老闆就進來了。

整個會議中,我心神不寧,尤其陸續收到先生傳來「keep vomiting」、「要照斷層」的簡訊時,我好想離開這個會議室,衝去醫院急診室看 Nita

 

可是,在當下的情形,我卻不能。

好不容易熬過了兩個小時會議結束,老闆讓司機先繞到台大醫院讓我下車。
在趕往醫院的路上,我接到爸爸從家裡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他哽咽著,一直和我說對不起,說他沒有將 Nita 照顧好。
「爸,Nita不會有事的,你放心,真的不要說對不起……」我的心頓時好難受,爸媽這麼辛苦的幫我照顧小孩,寸步不離,我感謝都來不及了。一切都只是因為 Nita 太愛爬高,而且身手又矯健哪!
掛上電話,想到爸爸哭了,一定是因為 Nita 的狀況很不好,我當下卻哭不出來,我深信 Nita 不會有事的,我想趕快親眼見到她。

我奔往急診室外國際會議中心旁的草坪上,迎面而來的先生拉住我,要我遠遠看 Nita 就好,因為媽正試圖把哄睡,這樣才能照斷層掃描,如果我靠近了,Nita 可能就不睡了。

我遠遠瞧見媽媽抱著 Nita,在樹下來回走著,我沒理會先生的建議,一個箭歩來到她們跟前,輕輕喚著 Nita 的名字。她抬起頭將眼神聚焦在我身上,然後微微的笑了。我將 Nita 從媽媽手上抱過來,一向好動的她手腳較往常顯得有些無力,但是她的眼睛在穿過樹影的陽光映照下,閃閃發亮。然後,她對我笑,叫我媽媽,還指著草坪上的小花說花花。
我將她緊緊摟著,告訴她,媽咪來了。我的直覺告訴我,她不會有事的。於是,我就這樣一直抱著她,和她說話,摘花給她玩。她逐漸恢復了力氣,會唱歌說會也會笑,就和平常時一樣。

媽媽告訴我,由於今早爸爸有事要外出一會兒,於是她請爸爸先在客廳照顧 Nita 和波妞,讓她在廚房清洗一下奶瓶,意外發生時,爸爸正在撿拾積木,以免孩子踩著了或跌倒撞到時會受傷,沒想到碰的一聲,爸爸回頭看見 Nita 已摔倒仰躺在地上,墜落點可能是椅子。然後 Nita 臉色發白,開始嘔吐,送往醫院的途中也在吐。

我看著眼眶泛紅的媽媽,安慰她 Nita 現在看起來很好,不要擔心。然後打電話給留在家裡照顧波妞的爸爸,告訴他 Nita 認得出我,其他反應和平常一樣,讓他安心。

 

因為 Nita 久久不睡,也沒有再嘔吐,醫生評估後要求在醫院觀察六小時就好,不需要照斷層了。

我和媽媽帶著 Nita 在樹蔭下的草坪上,渡過剩下幾個小時的觀察期。這天的陽光很舒服,風很溫暖,吹拂著 Nita 的髮絲,她看起來很開心。然後,她安安穩穩的在我懷裡喝奶睡著了。

看著 Nita 熟睡的臉,早上的一切彷彿像夢一場。這麼舒服的天,和媽媽坐在草地上吃起了午餐,感覺就像在野餐一樣,所有工作上的、惱人的事,全都拋諸腦後。

「媽,你知道嗎? 今天是愚人節耶! 搞不好是頑皮的 Nita 和大家開了一個大玩笑!」媽聽我這麼說,也笑了。

「你看,我本來開會完還有一堆事要作,現在同事們會幫我處理,而我們可以這麼悠閒的坐在這裡。Nita 不會有事的,真的不要擔心。」媽摸摸 Nita 的小腳,點了點頭。

 


Nita 小睡後悠悠醒來,時間也到了,由於她並沒有再嘔吐,於是醫生再次評估後,讓我們把她帶回家。


之後渡過了意外後的第三天和第七天(醫生說可能會再吐的危險期),她的表現都很正常,沒有任何異樣。

感謝老天,不幸中的大幸。
終於,我們鬆了一口氣,而這個愚人節,我終生都不會忘記。

 

    全站熱搜

    Lilian 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